拜谒维尔德先生之墓

在学习近现代设计史的时候,许多的设计前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其中一位就是维尔德(Henry van de Velde, 1863-1957)先生。

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,虽然已有了现代主义意识的萌芽,但装饰艺术仍然深入人心、成为惯性,维尔德先生自然也是一位好手。维尔德先生擅长使用曲线,但他更理性地看到了现代主义的未来,所以在他的作品中他会克制自己内在艺术的冲动,而是追求理性认为对的设计。

更难能可贵的是,维尔德先生更是反对标准化给设计带来的限制,前瞻地预告了现代主义思潮会给设计带来的负面冲击。

我所有工艺和装饰作品的特点都来自一个唯一的源泉,即理性,表里如一的理性。

Henry van de Velde

在3年前,我默默许下心愿:如果有机会去欧洲留学,一定要去这位带给过我感动和动力的精神导师墓前拜谒。

维尔德的墓并不好找,寻遍网路都没有什么收获。最终通过电邮联络上了维尔德先生线上纪念馆的工作人员,获得了详细位置和前往方式。⁨维尔德先生及其夫人静静地长眠于比利时佛兰芒-布拉班特省⁩的一处小墓地,需要火车转公车,再步行相当长一段路才能到达。为了不打扰先生安眠,就不在此披露详细地址了。

维尔德先生长眠于一处非常普通的小墓地

中国人有扫墓的习俗,通常会带着一些祭品去拜谒先人。维尔德先生是比利时人,我确实也不太清楚带什么样的祭品才比较合适。最终,带着从布鲁塞尔买的巧克力和啤酒,以及赤诚的心,坐在维尔德先生墓前告诉先生我对于设计的思考和心得。

向维尔德先生报告设计心得
啤酒和巧克力

维尔德先生除了带给我设计上的启发,更展现了不论环境如何,始终敢于坚持自己认为对的设计道路的勇气。作为设计师,我有自己的梦想和渴望,也有自己的迷茫和胆怯。愿我的未来能带着维尔德先生的勇气前行。

分享到

发表评论